“出口战略”不宜在泛高安产区占主导地位——刘小明

“出口战略”不宜在泛高安产区占主导地位——刘小明

2020-04-10 00:51:37热度:作者:保洁卫浴来源:www.Lygnike.com

“出口战略”不宜在泛高安产区占主导地位——刘小明

  【卫浴网】较近,《陶瓷信息》完成了中部地区除山西外的其他几个省安徽、江西、河南、湖北和湖南瓷砖产能的调查。结果是:已建成的生产线安徽18条,江西238条,河南87条,湖北75条、湖南50条,总计418条。另外这五个省按计划待建的生产线总计有822条。从已披露的数据当看,江西及其境内的高安继续引人瞩目,其中高安已建成的生产线就达到138条,待建202条。而来自官方的数据是,到目前为止,高安各类陶瓷及相关企业总数有98家,年总产能达到5亿平米。2010年,高安陶瓷企业主营业务收入110亿,实现工业增加值28亿元,实现利润14亿元。    但数字只能说明表面的繁荣。从去年以来反馈的信息看,中部地区尤其是江西省“泛高安”(包括宜丰、上高、丰城等地)地区建陶产业发展已经碰到很大的瓶颈,这主要体现在:    ——产能扎堆带来的压力。到2010年,前三年的投下的产能开始集中释放。但如此大的产能面对的市场基本重叠,产品销售半径一般在500公里左右。市场失去纵深,自然就要在家门口自己打自己,造成恶性竞争;    ——出口不便利。尽管高安汽运资源丰富,产品价格比佛山便宜百分之二三十,而且铁路专用线也建立起来了,还配有专门的口岸作业区。但做出口也是一个长期的探索、积累过程。尤其是需要老板“国际化”的观念、素养以及相关的人才。因此,靠少数几家企业的“实验”,很难在短期内化解泛高安产区的产销矛盾;    ——基础设施还未完善。江西等中部省份近几年承接东部地区的产业转移,工业发展速度很快,导致电力等基础设施跟不上,限电在今后一段时间内会是常态。今年高安地区5—7月限电就令主要企业停产一两条线,而中小企业则普遍停了一半。未来这一地区的限电也许是因为干旱、“煤电倒挂”,也可能是因为节能减耗;    ——区域品牌问题上的纠结。按目前的发展势头,江西很快就会成为全国建筑陶瓷的第二大产区,而且是受佛山陶瓷影响较深的新兴陶瓷产区。但目前的情况是,市场暂时只接受江西产的“佛山陶瓷”。无论是外地转移、扩张到江西的企业,还是江西本土企业,谁也不敢冒那么大的风险打“江西制造”。如果不能建立自己的区域品牌,江西高安未来会不会像山东淄博那样成为一个贴牌生产基地,这是很值得观察的;    ——“佛山化”动力不足。泛高安产区过去三四年的投资热由佛山陶瓷老板点燃,但目前整体上佛山资本所占的比重还是不大,应该不超过两成。这一地区基本上还是以本土资本以及温州、福建等地资本为主。而佛山资本从2010年以后基本上转投到广东本地及附近的广西等地。这意味着,未来泛高安产区整体受佛山陶瓷的影响还是有限。即便目前已经建成的几个佛山企业生产基地,因为这几年销售的不畅,发展速度明显偏慢,远远低于预期。如果泛高安产区“佛山化”的程度不足,其产业提升的速度将大打折扣。    高安政府时下正在力推陶瓷的出口,并在出口平台建设上投入了大量资金。但正如前文所及,陶瓷产品的出口并不是一个一蹴而就的过程,更不是政府这边一头热可以解决的。要打开出口渠道,企业自身在软硬件上与国际接轨更重要。而且,出口未来也更趋向价值竞争。靠低价出口的竞争力策略在国际市场也越来越行不通。因此,泛高安产区出口竞争力绝不是靠省些运输成本就能获得的。如果企业做的产品质量过硬、设计新颖,有足够的附加值,则完全可以化解当前泛高安陶瓷出口物流成本上的压力。况且,国内建筑陶瓷产业基本上还是内需型产业,不是一个出口导向型的产业,目前总体出口比例也就一成左右。事实上,佛山大部分企业都是把出口作为平衡产销的一个工具。    因此,在泛高安产区出口战略不应当成为政府引导产业发展的主导战略。泛高安产区陶瓷当前要解决的还是“走向全国”,而不是“走向世界”的问题。而要想突破500—800公里的销售半径,泛高安陶瓷的选择就是“佛山化”,即按“佛山制式”的标准进行产业提升。只有通过持续的产业提升,才能不断增加产品的附加值,从而令产品走得更远。佛山转移到泛高安产区的几大企业一开始也陷入误区,将这一地区的产品定位在三四线低端市场,现在则纷纷调整定位,也生产中高端产品。为什么要进行这种纠错?因为“产地销”只是一种理想的模式,当某一地区的产能扎堆而上的时候,“产地销”的概念就不存在了。所以,在泛高安地区我们还得重复佛山的老路,把砖卖到全国,卖到世界各地。    而对泛高安产区来说,当前首先还是要有本事把砖在国内市场卖得更远。一旦你的产品能走向全国,畅通无阻,那么出口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。佛山建陶的出口历史也就10年左右,而佛山建陶的生产历史如果从1983年算起则有近30年了。可见,在推动出口问题上我们得需要耐心。因此,笔者建议,泛高安地区在吹响出口的号角之后,还是要在引导产业提升多下功夫,起码要先解决产品的制造能力。而出口实际上也是倒逼企业提高制造能力的一个重要机制。当我们不把出口当目的,而是手段,我们的路子也许就走对了。